15461
服務熱線:400-858-9000
專業的企業服務平臺
對話青云科技CEO黃允松:我是個碼農,只相信數據
藍洞商業 郭朝飛
03/16
云計算市場,可謂巨頭云集,國外有亞馬遜、微軟,國內有阿里、騰訊、華為等。這些在黃允松眼里,都算不了什么。他堅稱自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碼農,只相信數據。他看到的是,目前在中國市場,云計算對傳統IT的滲透率不足10%。沒有看到競爭。
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“藍洞商業”(ID:value_creation),作者:郭朝飛,協作:陳秋霖,投融界經授權發布。

“競爭基本就是一個偽命題?!鼻嘣瓶萍级麻L兼CEO黃允松說。


3月16日,創業九年的青云科技終于在科創板掛牌上市。其所在的云計算市場,可謂巨頭云集,國外有亞馬遜、微軟,國內有阿里、騰訊、華為等。即便是小一些的UCloud(優刻得)與金山云,也先于青云科技分別在科創板與納斯達克上市。


這些在黃允松眼里,都算不了什么。他堅稱自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碼農,只相信數據。他看到的是,目前在中國市場,云計算對傳統IT的滲透率還不足10%。


“根本就沒被滲透,哪有什么競爭?我沒有看到競爭?!秉S允松接受接受“藍洞商業”等采訪時說。


黃允松最初瞄準的主要是銀行、保險、能源、交通等行業,數據告訴他,在這些行業拿個項目,就能賺到錢。


“離開實驗室,創立這家公司的時候,我首先就看Gartner的報告。我把當時Gartner的報告,往前推5年的都看了。最后得出一個結論:做云計算就要做銀行?!秉S允松回憶。


黃允松是個機器人推崇者。在他眼里,計算機是精確物種,人是模糊物種,讓模糊物種來管理精確物種,可能會是災難。在他父親眼里,黃允松就像個機器人,生活無趣,什么都不講究。


黃允松身材瘦小,語速飛快,若無人打斷,他會將與他人的談話發揮成個人演講。雖然一邊說看不到競爭,但這位“機器人”也坦承,從公司創立的第一天起,就一直在跟最大的公司“打架”。


“打架”還要繼續下去,如果單從數據看,青云科技與對手們還有較大差距。


依據青云科技披露的數據,2017~2019年,其營收分別為2.39億元、2.82億元與3.77億元,虧損凈額分別為 9648 萬元、1.49 億元和 1.9 億元。2020年,這兩組數據分別是4.29億元與1.6億元,不過目前尚未進行審計。


亞馬遜AWS在2015年實現盈利,阿里云2020年第四季度首次實現季度盈利,二者的年營收更是千億、百億的規模。


黃允松解釋,青云科技的虧損來源只有一個,就是公有云業務。青云在銀行、保險、能源、交通等行業的銷售收入增速非常高,未來兩三年有可能盈利。


不過,盈利也不是終點,這場仗還遠未結束。



以下是黃允松與“藍洞商業”等的對話摘要:


競爭是個偽命題


國內一些云計算公司已經上市,科創板的UCloud(優刻得)、納斯達克的金山云,青云科技有什么差異化價值?


黃允松:云計算是一個巨大的行業,分IaaS、SaaS、PaaS。PaaS不是獨立行業,PaaS要么向上依附SaaS、要么向下依附IaaS。青云科技所在的IaaS+PaaS領域,其實也有很多細分。


我們的定位簡單、清晰,就是做戰略大行業里最頭部的客戶。在金融領域,就是12家股份制銀行、四大國有行、頭部城商行、四大農商行;保險公司也做,類似中國太平、中國人保、泰康保險這樣的;包括機構,就是銀行和保險行業的監管部門,比如央行、銀保監會。


提到的那兩家公司,跟我們不在一個賽道。


問:云計算市場更像是一個巨頭市場,很多互聯網巨頭和傳統IT廠商都在做,青云科技是否有很大的競爭壓力?


黃允松:從第一天開始,我們幾乎就天天跟最大的公司“打架”。到今天,我干了9年,公司還活著,有600名員工,沒有欠過薪,每年都還會漲點兒。2020年新冠疫情那么厲害,我們也沒有裁員、降薪??凑泄烧f明書就知道,也沒什么外債。


所以從結果看,競爭基本就是一個偽命題。


問:但巨頭始終都在那里,不是一種威脅嗎?


黃允松:云計算要看滲透率。在中國,云計算對傳統IT的滲透率不足10%,是個位數。也就是說,超過90%屬于傳統IT,根本就沒被滲透,哪有什么競爭?我沒有看到競爭。


Gartner的報告 Global IT Spending顯示,企業IT支出平均每年大概是3.6萬億美金。其中,金融服務業占比22%,將近1/4;排名第二的是能源交通和制造,占比差不多1/5。


看到我們的賽道沒有?就是銀行、保險、能源、交通。


問:巧合還是運氣?


黃允松: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碼農,做任何決策只相信數據。


離開實驗室,創立這家公司的時候,我首先就看Gartner的報告。我把當時Gartner的報告,往前推5年都看了,最后得出一個結論:做云計算就要做銀行。為什么?銀行每年的IT投入極高,隨便一個項目交給我做,就能賺到錢。這就是我的決策依據。


事實證明,這個判斷是對的。


當然很多人會說,你們公司憑什么把人家頭部銀行的總行項目做下來?2015年初,我們就拿下股份制銀行中的一家標桿,而且是總行的項目,當時我們整個公司也只有不到30人。


討厭資產


問:云計算幾乎一直都在虧損,最近很多公司說要盈利了,你有沒有盈利預期?


黃允松:相關巨頭旗下云業務盈利或平衡,背后的因果關系和邏輯,我沒法評價。青云科技盈利,會在接下來兩到三年。我們的虧損來源只有一個,就是公有云業務,即招股書上的“云服務”。


反過來,青云的另外一個業務,在銀行、保險、能源、交通等行業上的云解決方案,銷售收入增速非常高。按照這個增速,再往前跑兩年,基本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。


問:為什么要堅持虧損的公有云?


黃允松:我不和客戶談公有云、私有云這些概念,企業要的是IT服務,基本上都需要混合云。但是混合云要統一架構,誰有統一的架構,誰才能做混合云。青云科技從第一天起,公有云和私有云就是一套架構,我們堅持9年了。


財報平衡主要是看公司的開支和收入構成,青云科技的開支主要是人力資源,亞馬遜AWS、阿里云等公司不一樣,他們最大的開支是基礎設施、數據中心這些。我是討厭資產的CEO,我喜歡密集的創新。青云科技是一家創新密集型企業,我們不是重資產公司。


問:大部分做公有云的公司都做數據中心,這是否意味著做公有云肯定是重資產?


黃允松:輕資產模式能不能做公有云服務?


我說幾家美國公司。


一家最近剛剛上市,做數據倉庫公有云服務的,叫Snowflake。這家公司上市后,市值很快就破1000億美金,很穩定。它的收入微乎其微,可以忽略不計。巴菲特甚至為了這家公司,也打破了自己的“兩個魔咒”,不僅投了這支科技股,還是在IPO環節。


另一家美國上市公司叫Fastly,從事廣域網業務,在全球沒有資產,用純軟件做廣域網。


沒有人說過,做公有云、私有云、混合云,必須要重資產。我也不是想要強調,必須要輕資產。只要你足夠能干,架構足夠好,無論什么資產都可以。我輕資產如果玩得轉,為什么玩重資產?


對我來說,輕資產是最優解。


問:青云是否租了一部分數據中心?


黃允松:不用懷疑,我們100%都是租的。


問:青云不做IDC數據中心?


黃允松:我們沒有數據中心。我要強調一下,青云科技永遠都是一個不搞固定資產的公司,我們只搞創新型的新資產,就是輕資產公司。我們不搞房地產,我們對資產沒有興趣,有興趣的是軟件,一代又一代的軟件創新。

版權聲明 本文經授權發布,不代表投融界立場。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
青云科技 公有云 數據中心
專欄推薦
換一批
華興資本
+關注
懂懂筆記
+關注
投中網
+關注
熱文榜
黃小豬完成千萬元種子輪融資,壹叁資本投資
為年輕女性用戶提供情感陪伴,社交平臺「甜味陪伴」完成千萬級人民幣Pre-A輪融資
存世千年,這條賽道近期新政不斷
400-858-9000
免費服務熱線
09:00--20:00
服務時間
0571-56132500
投訴電話
投融界App下載
官方微信公眾號
官方微信小程序
Copyright ? 2019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(www.martastephens.com) 版權所有 | ICP經營許可證:浙B2-20190547 | 浙ICP備10204252號-1 | 浙公網安備33010602000759號
地址:杭州市西湖區紫荊花路48號南都研發中心大樓B座7樓
安全聯盟
狠狠色综合图片区,欧美三级不卡在线观看,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,欧美日韩不卡高清在线,亚州欧美中文日韩